钟二毛短篇故事集《旧天堂》:我无法像张嘉佳那样轻松地从你的全世界路过
钟二毛
  • 详情
  • 试读
  • 进展
  • 沙龙(40)
  • 赞赏人(146)
已筹¥24,200(121% 目标¥20,000
第59/59天 出版支持

作者简介

钟二毛,湖南人,1999年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; 故事狂人、小说家、时评人; 当过警察、记者; 凤凰卫视《社会正能量》、杨锦麟主持节目《夜夜谈》、深圳卫视《正午30分》等节目谈话嘉宾、评论员; 多年前的著名野路子策划人和文案高手,曾隐名埋姓做过多个营销大案,受邀到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、华润等机构分享传播奥秘,踢爆策划业内幕的长篇小说《完美策划》刚刚在《小说月报.原创版》2015年6期发表; 出版有长篇小说《小中产》(电视剧正在拍摄中)、《我们的怕与爱》、《爱疼了》等书; 曾获《民族文学》2012年度文学奖;等等。

关于书

对不起,我不负责抒情,不负责当暖男,不负责治愈系 钟二毛   现在是2015年8月24日下午3点。此刻,我在湖南省江华县一个小镇的网吧里,敲下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。   如果你百度一下“江华 贫困县”,你会看到首先跳出来的信息是:最新国家级贫困县名单里,江华“稳居”榜中。可是,我却没法向你描述这个网吧有多高档!网吧用的电脑,32寸超大屏幕,显示屏和键盘都是乳白色的烤漆,我所在的三楼甚至悬挂着美丽的珠帘。一楼满座,二楼满座,三楼也满座。一水儿的90后、00后在游戏世界里厮杀,他们用家乡土话喊叫、骂人、嬉闹。每一层楼都有服务员,买水、买烟,帮你代劳。   这让我想起昨天晚上,我到邻居大伯家里小坐。他谈得最多的是他的孙子,其次才是他夏天也要穿棉鞋的腿脚。他的孙子十八九岁,初中在小镇中学上的。哪里是上学,分明是上网。一天到晚就在网吧里,吃喝拉撒睡,没钱了想着法向大人要,要不到就偷。看着唯一的孙子堕落到这个地步,大伯甚至想拿炸药炸了镇上的网吧。他的孙子终于“读”完了三年初中,潮水一样跟随大人进城打工,进厂、换厂、上网、吃喝、入不敷出、借钱、还债,然后失去联系。农村里很多这样失去联系的少年、青年,一年两年没有音讯,村庄里到处流传着他们卷入黑道或者传销的消息。有的青年突然在某个夜晚回到家里,往往带回的是一个刚出生的娃娃。娃娃的母亲是谁,都没跟老人交代清楚,他们又呼啸离去了。   大伯为什么大热天也穿棉鞋?他的大腿骨摔裂了。一只腿近乎失去知觉,冰冷发麻。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穿上棉鞋。我和你一样,心里的第一个问题是:为什么不去诊病?但我没问出来,因为我生于斯长于斯,我太清楚今日农民面对疾病他们心里在想什么。大伯说,到县城里住了两天院,医生说手术的话,大约要两万块钱,“何必还花那个钱,两万块留着以后死了办事用,多好”。这是很多乡邻老人面对重大疾病的普遍心态。大伯儿子告诉我,去年村里死了九个老人。我细细一问,都是久病不治。   回家路上,我哥跟我说了另外一件与死亡有关的事:邻村有个老人快不行的时候,老伴打电话喊回儿子,儿子回到家之后,等了几天,老人又活过来了。儿子气呼呼地说:“要死早点死,别耽误我上班。”等儿子去了广东没几天,老人真的死了。老伴告诉他儿子:“你老子这回真的死了,我没骗你。”   少年在网吧。   老人在床上。   年轻人和中年人在城里。   这就是中国农村的现实。   有很多东西,你没法用你的逻辑和知识,去纠正或者疏导他们的内心与世界。   我是一个写作者。我有义务写下我的观察和他们的故事。我从他们的世界走出。我无法也不可能洗清与他们的关系。我的父母、我的哥哥、我的儿时伙伴、少年同学,都在那里。甭管生活多么迥异,我仍是他们的一员。他们的悲苦、淡然,甚至反叛、暴力、恶、玩世不恭,我都知道背后藏着什么。   这些年,我写他们,用两种方式。   一种是时评,关于留守儿童,关于留守老人,关于农田荒芜。我写下的《城里的孩子在看爸爸去哪儿,农村的孩子在问爸爸在哪儿》、《你是否知道留守老人的自杀有多惨烈》,这些文章,流传甚广。或许你的朋友圈转过、见过。   另外一种方式,就是故事。讲故事,是我擅长的方式。故事,弥补了评论的与生俱来的生硬、时效性和就事论事。评论有时候流传很广,但问题得不到解决,也是件让人悲伤的事。故事让一切变得柔软。故事呈现人的复杂。故事不是有一说一,故事是有一说N。故事让人更容易理解一个人,理解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可笑,做出这么荒诞的事,为什么轻易就把一个人杀了。   故事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。我相信这种力量。所以我在故事上,倾注心力,试图让每一个细节都藏着无数个秘密。   《旧天堂》是我的第一部主题短篇故事集,写的全是一帮奇奇怪怪的人(魔术师、二手书店老板、街头霸王、独居老人、按摩女郎,等等)离开一个名叫“月拢沙”的小地方,进入城市的故事。有的故事很荒诞,比如:一个大姐进入城市的第一天,做了三件大事——吃龙虾、住总统套房、找小姐;有的故事很现实,现实到你完全想像不到,比如:小镇青年的性与爱;有的故事很悲怆,比如:一个动物饲养员,为了让孩子游一次动物园,不得不铤而走险。   除了举的这几个例子,《旧天堂》里的主角还有:魔术师、二手书店老板、按摩女郎、独居老人、“蜘蛛人”,等等。   最后,必须要坦白交代一句的是:我无法保证你很轻松、愉悦地读完这八个故事。他们跟书店里正在出售的、你微信朋友圈里正在转发的那些小爱情、小励志“睡前故事”,完全是两个世界。那些糖水一样的小故事、小情调、小忧伤,只会从你的全世界路过;而我,可能让你无法通过,因为我给你的是一瓶二锅头,会让你三天五天缓不过劲来、胸闷、恍惚。 我不负责抒情,不负责当暖男,不负责治愈系。对不起。   这就是我要说的,关于我的首部短篇故事集《旧天堂》。谢谢你。 【名家推荐】 韩少功(作家):钟二毛小说的功夫很好,底层小人物的味道足够。写着写着就放松了,语言才华都释放出来了。 孟繁华(文学评论家):我们的小说在呈现变革时期乡村和农民命运的时候,有责任和义务在更深刻、更复杂、更有历史感的层面展开。在这一方面,钟二毛做了积极的努力和有效的探索。像《死鬼的微笑》、《回家种田》这样的作品,在近十多年来中国的短篇小说创作中,都是不可忽视的。 薛忆沩(作家):钟二毛的小说在气质上幽默又忧郁,在形式上有精巧的变化与明快的节奏,在内容上触到了时代的脉搏和人性的奥秘。 野夫(作家):这些关于乡村凋敝和底层人飘零的系列故事,是这个虚张时代的软肋和隐痛。这样的小说更像非虚构文学,显示出钟二毛作为亲历者和目击者的立场。在表面硬而冷的叙述中,暗藏着他的寒光与温情。 梁鸿(作家):面对瞬息万变、很难揣摩的时代,很多作家的写作选择了向内和私人化。观察钟二毛近些年的写作,无论是长篇小说还是短篇小说,均以巨大的热情拥抱现实、直面现实。这是他区别很多作家的一个特点。描写当下,是很难的。钟二毛的努力似乎让人看到某种可能。

目录大纲

钟二毛主题短篇故事集《旧天堂》,精选了八个故事。故事里的人物有:魔术师、棺材店老板、动物园饲养员、小镇恶霸、接线生、公关经理、偷书贼、独居老人、公务员、小姐、记者,等等。他们都来自一个叫“月拢沙”的小地方,却在城市里上演了千差万别的故事。 目录 死鬼的微笑 回家种田 小镇青年 大雾 三舅的动物园 向西去 旧天堂 回乡之旅 后记:月拢沙的故事,就是中国故事

123人已支持

本项目最终出版图书 × 1

16人已支持

本项目最终出版图书 × 1

+钟二毛邀请您参加2015年12月—2016年1月在全国部分城市(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武汉、长沙、成都、重庆、广州、深圳)任一读者见面会之前的特别内部交流会。 +钟二毛长篇小说代表作《小中产》(重庆出版社,2014年11月出版,电视剧正在拍摄中)、《我们的怕与爱》(浙江文艺出版社,2012年3月第一版,毕飞宇、慕容雪村、七堇年联合推荐),签名本各一册。 +钟二毛首部诗集限量版《一阵风》(南海出版公司,2014年12月出版),签名本一册。(限前50名。) +本书赞赏签名版可按照您的要求题写您或您指定人的名字(赞赏后请在沙龙中私信作者题写姓名)。

7人已支持

本项目最终出版图书 × 1

+钟二毛与您单独进行总时长90分钟左右的写作干货分享。主要内容:1、三个月之内写出您的第一部牛叉长篇小说,实现作家梦;2、一个小时之内,让您成为讲故事的高手;3、如何让您的作品获得影视机构的青睐;4、其他。备注:交流方式包括但不限定是见面,可以是微信、邮件、视频等方式。 +钟二毛邀请您参加2015年12月—2016年1月在全国部分城市(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武汉、长沙、成都、重庆、广州、深圳)任一读者见面会之前的特别内部交流会。 +钟二毛长篇小说代表作《小中产》(重庆出版社,2014年11月出版,电视剧正在拍摄中)、《我们的怕与爱》(浙江文艺出版社,2012年3月第一版,毕飞宇、慕容雪村、七堇年联合推荐),签名本各一册。 +钟二毛首部诗集限量版《一阵风》(南海出版公司,2014年12月出版),签名本一册。(限前50名。) +本书赞赏签名版可按照您的要求题写您或您指定人的名字(赞赏后请在沙龙中私信作者题写姓名)。

0人已支持

本项目最终出版图书 × 1

+钟二毛约你在深圳面聊一次,内容可以是:1、就具体您的商业品牌(包括个人品牌)在规划、塑造、传播方面,提供咨询、诊断服务,提出战略性方案;2、一年之内,为您创作一条广告语、一个产品命名;3、分享传播的真正奥秘;4、分享什么是好故事,以及如何讲好一个故事。 +钟二毛邀请您参加2015年12月—2016年1月在全国部分城市(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武汉、长沙、成都、重庆、广州、深圳)任一读者见面会之前的特别内部交流会。 +钟二毛长篇小说代表作《小中产》(重庆出版社,2014年11月出版,电视剧正在拍摄中)、《我们的怕与爱》(浙江文艺出版社,2012年3月第一版,毕飞宇、慕容雪村、七堇年联合推荐),签名本各一册。 +钟二毛首部诗集限量版《一阵风》(南海出版公司,2014年12月出版),签名本一册。 +本书赞赏签名版可按照您的要求题写您或您指定人的名字(赞赏后请在沙龙中私信作者题写姓名)。 注意:本档仅限三个名额,先到先得。

 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有问题点我